遴选一个话题圈子吧

遴选一个话题圈子吧

北京方针地酒吧有限公司

北京方针地酒吧有限公司

影戏前宗旨地是什么意义

影戏前宗旨地是什么意义

北京主意地酒吧乱不乱了

北京主意地酒吧乱不乱了

前去目标地免费寓目下一

前去目标地免费寓目下一

前主意地前主意地短篇小

前主意地前主意地短篇小

前方针地剧情先容下一站

前方针地剧情先容下一站

片子前主意地简介前主意

片子前主意地简介前主意

前方针地的一个段子前方

前方针地的一个段子前方

循环不息宿命与悖论——前主意地情节解读

  

循环不息宿命与悖论——前主意地情节解读

循环不息宿命与悖论——前主意地情节解读

  他跟着约翰穿越时空回到当年那个下雨的夜晚,他拿着枪,等着当年那个撞到她的男子,准备杀掉他。 一切都是被算计好的,主人公一直在演一部主动选择的被动剧本。因为行动,反而促使了悲剧的发生。 青年约翰尝试去改变过去,却发现自己成了少年自己故事的主人公。在时间线索上,改变意味着不变,要么失败,要么成为未来某一事件的推手。 直到有一天,他让她等在原地,却再也没有回来。本可以当一段往事珍藏,继续她原来的生活,但是很悲伤,她怀孕了,并且决定生下这个孩子。九个月过去了。孩子出生了,但在她的手术中,暴露了一个她一直不知道的秘密:她有两套生殖系统。手术过后,因大出血失血严重,医生为她切除了女性生殖系统,完善了男性生殖系统,她变性了。 那个被偷走的孩子,被特工约翰偷走,然后穿越时空,送到了而是年前孤儿院的门口。这个孩子,就是后来的简,也就是约翰。 相比于在未知所给予的希望中昂首阔步,在已知的痛苦中做出利他选择更值得敬佩。 一切不可避免,这次他以另一个身份重新经历曾经的故事,了解、欣赏、同情、爱兼而有之,爱得轰轰烈烈。当要离开的时候,他的心结打开了。许多事情是必然会发生的,既然那么迫不得已,不如自己放过自己。 但生活还要继续,他将这一切不幸归咎于那个男子,仇恨似乎成了支撑他活下去的动力。 这里存在一个命定悖论的问题。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宿命,是引起本片荒诞感的直接缘由。在所有选择的节点上主人公始终处于两难境地,做出选择会间接引发惨剧,无动于衷顺其自然会直接引发惨剧。 这时候,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她原有的生活规律。在一个雨天,她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男孩子,因为一句话,她动心了,然后一发不可收。 她叫简,在孤儿院长大,从小就不合群,喜欢打架有理科天赋,可以说她是一个貌不惊人性格怪异体能极好的学霸。她渐渐长大,对航空的兴趣越来越浓,她参与航空公司的招募,最终因正当防卫被取消资格。她开始尝试做女佣,上魅力课,她想通过这些再次争取航空公司的招募资格。 故事选用已经成为特工多年的约翰为“第一主人公”,用他的视角叙事,将过去、过去的过去、还有未来连接起来。通过他在酒吧与青年自己的对话,以青年的口吻讲述自己从婴儿到青年阶段的经历: 他在执行任务,通过时空穿梭,阻止“闪灭炸弹客”的袭击。一系列的追踪,与敌人斗智斗勇,终于找到了敌人。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的敌人是未来的自己。 她比较坦然地接受了这件事,问题不可避免,那就自个给自个宽心吧,偏偏这时又一打击毫不留情迅速袭来,她的孩子被偷了。她近乎崩溃,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啊。 甚至最后他成为了与使命相悖的“闪灭炸弹客”,都是给时空旅行局提供对手。在命运面前,主人公孤独而痛苦的挣扎,然而无济于事。 主人公的使命是回到过去阻止灾难发生,因此会经常进行穿越的活动。但这个悖论就在,他回到过去也无法改变全部的历史,广场儿童文娱修设好玩的室内项目,无论是否行动。 当作为特工的约翰当他遇见未来的自己,他预知了部分未来。处在两难选择之中,还是选择了牺牲自己。 时间很强大,人类难以把控,尝试征服时间勇气可嘉;命运很强大,你我大都处于未知,在未知的时光里心怀希望,即使你的努力没有回报,也算无憾此生。 即使报纸上所有的灾难都被阻止,还是会因为这些灾难的阻止而引发新的灾难。如果他没有将自己偷走放到孤儿院,那么就不会有后来的他自己,也就不会有尝试改变过去的他,那他又如何去改变过去? 我们生存于未知。在因为一切未知,所以一切皆有可能。为了美好未来拼搏的人是值得赞扬的。 他的使命就是建立在时空旅行局的“修正不道德行为”的准则的基础上的:赶在灾难之前阻止灾难发生。 一个时空旅行局的特工穿越时空与青年自己聊天并引导青年自己与少年自己谈恋爱生下婴儿自己,最后为完成任务杀死老年自己的故事。 他的一生,似乎是一个死循环。所有行动的发出者都是自己,父母是自己,孩子是自己,妻子丈夫朋友是自己,敌人还是自己。他爱的他恨的也都是自己。 当他有能力去涉及自己的过去,在明知道自己的行为会给过去的自己带来痛苦的情况下依然选择按计划执行,让青年自己与少年自己相识然后分离。偷走自己让自己成为自己的孩子,让一切与原来一样成为“死循环“。这是妥妥的自我牺牲。 虽然造成悲剧的直接推手一直都是约翰自己,但一直以来控制它让主人公无从选择的都是影片中命运的代表者:时空旅行局。 这是特工约翰视角的过去,他以已知者的身份审视自己的过去,一切可知,但一切不可控。 对主人公自己而言,他始终认为自己是精英,他比普通人更有力量。这种力量意味着更大的责任。在他心中,自己的行为不止是为了自己,甚至有解救苍生的味道。